澳门新濠天地线上娱乐场

当前位置:澳门新濠天地线上娱乐场 > 中奖规则 > www.hg2789.com,毒瘤卡表任地狱:诨名为厂商造成了多少伤害?

www.hg2789.com,毒瘤卡表任地狱:诨名为厂商造成了多少伤害?

www.hg2789.com,毒瘤卡表任地狱:诨名为厂商造成了多少伤害?

www.hg2789.com,爱玩网百万稿费活动投稿,作者 铁士代诺201,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作为一种爱好者间的“通用语”,玩家们已经习惯于用那些旗帜鲜明的黑话头衔称呼各大游戏厂商,其中就包括各种直戳槽点的“坏”头衔。偶尔调侃固然无伤大雅,但是当越来越多人——其中还有压根不玩这些游戏的,也把这种头衔当成一种“政治正确”的舆论武器扣到每一款新游戏上时,大家谈论游戏的氛围似乎就有些变味儿了。

和“爆炸”二字结缘的三星,再想要摆脱爆弹魔的头衔绝非易事

总要有人站出来当反派。

这段时间,我们的老伙计育碧又渐渐活跃了起来,《荣耀战魂》和《幽灵行动:荒野》先后投入实战接受玩家检阅。然后果不其然的,关于“土豆服务器”,“bug多不多”,“缩水严不严重”等寄生在近年来育碧游戏上的相关言论和表情包像被反刍的食物一样又一次对游戏讨论的高地发起强力冲击。育碧当然不是“坏”头衔唯一的“受害者”,在他的身边,还有“手游大厂”se,“卡婊”卡普空,“暗耻服装加工厂”光荣,“八国语言学习班”任天堂拿着各自的最新产品严阵以待(2k和动视表示“年货”什么的都不叫事儿),用扩音喇叭高喊着“有什么不爽你们尽管喷!能改好算我输!”

冤有头债有主,在我们谈论对“坏”头衔的无责任传播如何影响了游戏界的舆论环境时,先回到上个存档点,简单说说这些“坏”头衔的由来(注:国内厂商不在本文讨论范围之内)。

又想拿“无中言屌”说事儿是不是?

手游大厂——从来都是事情改变人

se前任社长和田洋一执政时期,在手游市场凭借《百万亚瑟王》等爆款大卖特卖,开创了一波氪金手游的风潮。如果当时主机,手游两手抓,两手硬的话,玩家们也不会有太大怨言,然而这段时间se在主机市场不太顺利,大作《ff13》也难以重现昔日辉煌,于是选择了陆续开始把自家祖传ip纷纷搬上移动端的简单模式。那时候最常用的套路就是先拿出一个“倒计时”,背景图保证让你一眼就知道是哪款朝思暮想的经典游戏,然后待到头盖掀开,发现“裤子都脱了竟然是个手游”,“还是手游”,“果然是手游”以及最终形态“绝逼是手游”。从来都是事情改变人,没多久玩家便习惯了,“手游大厂”这个称号就此成为了se甩不掉的锅。

作为一代玩家的氪金手游初体验,已经让无数后来者带入到了“谈氪金体验不谈游戏体验”的状态

手游本身不是罪,但让很多招牌ip毁于手游玩家就要骂了

近年来手游市场竞争越发激烈,早就没有了前几年躺着挣钱的红利,se也调转方向,收心主机市场,除了《星海传说5》确实雷了一点,《王国之心》的坑比有生之年还长了一点以外,剩下的《最终幻想15》,《勇者斗恶龙:英雄集结》,《尼尔:机械纪元》,《古墓丽影:崛起》等游戏既有自社招牌,又有与业界优秀制作组配合的产物,加上今年怎么看也不会输的《勇者斗恶龙11》,se起码已经恢复了当年巅峰时期八成功力。

dq11发售同年还有《塞尔达》和《荒野大镖客》新作,到时角逐年度最佳不撕破天际才怪呢

同样是老牌厂商,konami虽然也遁入了手游的“阴暗面”,但是因为它因为小岛事件已经和正义的玩家彻底撕破脸,所以也就脱离了评判标准。考虑到主机玩家对于手游从“不屑一顾”到“阶级仇恨”的厌恶等级,在出现下一家手游大厂之前,se“手游大厂”一代目的位置恐怕还要继续坐一段时间。

育碧的眼泪——万箭穿心

育碧属于典型的“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论制作规模和曝光度,《刺客信条:大革命》,《看门狗》和《全境封锁》这三款热卖游戏备受瞩目的1.0版提供了如今育碧被吐槽的几乎所有原始素材。三款大作把bug,缩水,掉线三位一体占全了,再配合前期神乎其神的宣传片,玩家没法不搓火。当然也必须看到,育碧在这三个游戏上面各多跨出了半步,加起来就是超越同时代最大限度同屏人数的可联网开放世界——放在什么时候这样的标准的都是未来时,而育碧试图把这个标准提前实现,也付出了革命的代价,成为了这些年被黑得最惨的厂商(我承认自己也没少起哄,个人反省中),没有之一。

《刺客信条》的bug整整给玩家提供了十年笑料

《全境封锁》尽管是育碧成功超越自己的作品,但似乎它的负面更容易被玩家铭记

时间可以让人冷静,如今“首日10g补丁”已经成为各路大作的官方标配;为了减少缩水情况,主机厂商也主动开启了硬件暴力升级;联网质量更是老生常谈,而联网模式本身已经用真金白银的收益表明了无论玩家有多大怨言,也必须深入开展下去,客观上育碧并没有做错,他只是一开始没有准备好。

《荣耀战魂》无论厂商宣传还是玩家期待度都客观了很多,也就减少了不必要的口碑摩擦

暗耻脱裤魔——有一天他们要是不卖衣服了我怕我会不习惯

笔者常去的一家漫画书店隔壁写字楼门口有一块招牌,方方正正的大铜板刻写着“光荣特库摩”字样,一看就是正经做生意的,和“暗耻脱裤魔”没有半毛钱关系。

为啥叫脱裤魔?应该不用细说了

dlc价格超本体是很多日系厂商不成文的规矩,出别只在于能超出几倍。除了“暗耻脱裤魔”以外,“卡婊”(最开始这个头衔是因为讽刺《生化危机4》的全宇宙平台共享),“财团b”也都是该领域的高手中的高手,而他们卖的东西看上去没有什么技术含量,但又让人欲罢不能,那就是服装。记得以前欧美的游戏制作人曾经嘲讽日本的游戏从头到尾都让主人公穿着同一件衣服,不知道这位制作人面对如今各大日系“服装厂”的逆袭作何感想?除了这几家“名门正派”,日系厂商中还专门有一派被玩家称作“萌豚社”的神秘势力,他们的游戏制作技术相对落后,可玩性也见仁见智,但是却因为市场定位准确而拥有数量可观的忠实拥趸。

全身上下就一个字:买

爱与美的节操赋予这些日本厂商的“坏”头衔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源于游戏,但又高于游戏,你很难说清角色换一件衣服之后对于游戏体验的提升究竟有多大(在某些人眼里那就是质变)?笔者最近沉迷《仁王》,一边感叹只要用心,所有厂商都能做出好游戏,一边还习惯性每天去psn商店看看,盼望着怎么还没有女性角色的dlc卖呢?

讲真,这种游戏突出四个字——“非诚勿扰”,外人想黑也黑不动

八国语言学习班——全世界都在学中国话

这是当年s.h.e《中国话》当中的一句歌词,这首歌和其他那些流行度很高的歌一样,不是一般的难听(好在m.v里起码能看到三个美少女演出)。对于我们来说游戏里是否说中国话倒是无所谓,但是对文字汉化的要求如今已经上升到了关乎该游戏评价的高度,汉化与否有着质的不同。

中国玩家向来不晕车,因此ns时代需要任天堂在汉化方面加快提速

ns发售日越发临近,任天堂手游也开始稳定输出,玩家们对于任天堂习惯性“无中文”的常态越发愤怒。

原本“满屏游戏性”的排名是高于“八国语言”的,但是因为ns还“过得去”的机能以及看上去确实让人想买上一台的冲动,“无中言屌”重新占据了“非任饭最难以忍受的任天堂特性排行榜”第一位。客观来说任天堂不是没有中文游戏,无论神游主机,《精灵宝可梦:日/月》中文版,还是最近大快人心的《火焰纹章:回响》中文版,都体现出了官方正在做出更多改变的努力。然而玩家不是只玩任天堂一家厂商的游戏,当别的厂商,平台,游戏全都上赶着推出中文版的时代,任天堂还要靠着“给你个惊喜,你猜猜是什么?”或者“请愿”才能满足一部分汉化需求,从玩家的角度来看,卡在人为造成的语言问题上“有钱都花不出去”确实很不爽。

任天堂对于很多玩家爱来说就像是最熟悉的陌生人,回忆远多于当下

辣鸡——“坏”头衔带来的傲慢与偏见

带着傲慢与偏见,玩家对使用“坏”头衔的热衷已经越来越成为一种政治正确的流行语。并非每个游戏厂商上辈子都是天使,但也绝不至于被过度黑化,“坏头衔”带给一部分玩家的口腔快感和讽刺乐趣无形之中伤害了那些依然热爱游戏的玩家们,间接助长了喷子文化的壮大,和傲慢相比,偏见更不可取。

游戏厂商各种“坏”头衔的由来成为了日后他们之所以被黑的“污点证据”,让路见不平,不吐不快的玩家们批评了一百遍,一百遍。但是并不表示他们真的每一次都做错了(更不用说还有立场不同带来的局限性),一些玩家也更没有必要抓着这些头衔不放来证明自己的高风亮节,卓尔不群,尤其是其中不少玩家是在自己并没有玩过游戏的情况下跟风吐槽,为黑而黑,总有把新作讨论变成批斗大会的架势。

不就是没有妹子吗?至于黑成这样?(笑)

总感觉这类bug是故意的有木有…

“坏”头衔简单易用,在各自诞生的具体案例上也有着一针见血的高度概括性,比如《看门狗》之所以被叫做“缩水狗”,确实是因为宣传片效果太过华丽,而实际的游戏表现没有达到当初官方的承诺。就算玩家没有玩过,只要看看相关报道,说上一句“这游戏缩水严重,全是bug”便可以吹吹枪口的烟,权当命中目标。尤其是在游戏直播大面积普及的当下,玩家们获取游戏评价的渠道越来越多,信息更新越来越快,同时一些主播们为了强化自己的直播内容,需要人为创造出对游戏的“吐槽点”,有什么比瞄准一款备受瞩目的新游戏更合适的呢?

网络上的评论环境向来是天上一脚,地上一脚,热门游戏在第一时间不仅会被拿到的玩家品味,还要接受舆论的洗礼,这也是最为热闹的时间段,尤其对于一些之前有过“前科”的厂商更是如此,一些人会迫不及待(天晓得他们着什么急?)早早就准备好弹药疯狂扫射,这些人既不在乎游戏本身的质量,自己也可能压根就不准备去玩,站在讨论的队伍里,按照之前“坏”头衔最初的套路,选上几个最新出现的说辞,然后就无所不用其极劈头盖脸冷嘲热讽。这时候玩游戏的玩家呢?要么人家自己玩得正开心懒得搭理,要么就是刚想反驳就又被翻旧账,之后两边开战,互相问候家属。从去年的《最终幻想15》开始,到今年的《生化危机7》、《仁王》,说实话已经有些日子没见到日本厂商这么活跃了,然而“视频通关党”,“精神体验派”,“试玩版概念推论主义者”依然不放过任何一个表达自己的机会,宁可错杀一千,绝不放过一个。大家平时在网络上经常见到这些人的身影,然而对于我来说,见到的都是实实在在的本人。经营游戏店的我在店里面当然有专门区域摆放售卖ps4游戏,而以下对话已成日常:

一对“机”友进店看游戏。

a君:“你说我买个《最终幻想15》玩怎么样?”

b君:“手游大厂的基佬杀马特15,你饶了我吧,你要是玩这个我以后就不和你出来了。”

a君:“那《生化7》怎么样?”

b君:“我看视频了,巨没劲,始终就在一个小屋子里面瞎逼转,卡婊真会骗钱。”

a君:“这样啊,那《仁王》呢,据说这个评价特别高。”

b君:“评价高有什么用?就是一个山寨版《黑魂》,就你那个水平还是算了吧。再说这游戏炒的价格可高了,等以后steam打折再买,说不定还能送服装dlc什么的。”

通常情况下,作为“审判长”的b君后面还会有一句总结性发言,但是在这里讲出来的话打击面积太大,恐造成不良影响,我就不叙述了。

一个坏头衔一旦传开,就是典型的一黑顶十粉

“坏”头衔的生产与传播基于两个不容动遥的原则,一个是事出有因,无论有多么牵强,多么主观或者缺乏时效性,这些“坏”头衔并没有完全说错,尤其对于久经考验的国内任饭来说,“满屏游戏性”尚可因人而异,但是“无中言屌”每每让人如鲠在喉,包括笔者有时向身边朋友推荐任天堂游戏或主机时,也常常要以“看不懂也不影响你玩”和“主要的几个指令都是汉字,我也不懂日文但是照样玩得很开心”为由连哄带骗;第二,就是在讨论游戏时言论自由的绝对正义,没玩过当然不表示就不能评论,很多玩家还会举出去年《无人深空》,《安布雷拉军团》等游戏的例子表示大把没有玩过这两个游戏的玩家不是也跟着嘲讽吗?你能说大家说的不对吗?但是需要注意的是这样的游戏,在第一时间是绝大多数购买者纷纷站出来表示“被坑了”,而且游戏本身也确实处于无药可救的程度,“坏”头衔只是在伤口上撒盐,有没有这一把盐,都是注定要截肢的。而一些评论存在矛盾争议的游戏,围观者却往往选择站在嘲讽的一边跟着“踩”几脚,这大概是因为赞美需要亲身体验才能发自内心,需要有理有据,而嘲讽显然并不总是需要这样麻烦,跟在嘲讽的队伍后面喊“666”就可以了。任何玩家都有权利对任何一款游戏以任何理由进行任意评论,但是遇到争议话题的时候,还是建议各位自己亲自尝试之后再拔刀,砍(侃)得也会更痛快,更理直气壮。

结语:

一句“辣鸡”既包含着不理解造成的傲慢与偏见,同时也是我们这个沟通渠道有限的社会里属于玩家语境之下的一种获得口腔快感的发泄方式。最后想说的是,“如今是发言者满天飞,每天都有人出言恐吓的奇怪年代,你要是照单全信的话很容易自杀。我们可以保持冷静,稍微想一想发言者的真正身份是先知还是推销员——你会发现推销员的比例压倒性的高。”

  • 上一篇:自然资源部:环渤海省市渤海生态修复项目实施方案审查工
  • 下一篇:20岁新星砍23分,与利普曼平分秋色,击败刘晏含曾春